荨默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青春恋曲(六)

来源:荨默文学网   时间: 2020-08-05

  (六):被撞后的福利
  
  吴瑶瑶看看坐在一旁的沈子骞,沈子骞像审犯人的眼光一样正在看着她,吴瑶瑶皮笑肉不笑的冲他笑了笑。“不是说要吃饭吗?我饿了。”沈子骞起身抱起了吴瑶瑶离开了礼堂。车里播放着美妙的音乐,他们彼此都没在吭声,从认识还没这样安静过,气氛压得很低,让吴瑶瑶有些透不过气,忍不住先开口了:“你不问我些什么吗?”沈子骞看了看吴瑶瑶:“问什么?”吴瑶瑶有些莫名其名:难道才几分钟,他把刚才的事就忘了吗?“就是,告白的事。”“你想说吗?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难为你的。”“不难为,刚才看你都不说话,一脸无表情,我以为你不高兴了,吓死我了。”“你在乎我?”“在乎,我不在乎你,在乎谁呀。”一句话听得沈子骞暖洋洋的,不过下一句让他觉得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今天我还得靠你吃饭呢。”“班长的事,我回绝他了,因为我觉得我现在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找到一份好工作,让妈妈不在为了我那么累,其他什么都不想了。”“噢,那你碰见我,你太幸运了。”“好吧,只要你别板着脸就行。”“你准备带我去哪里吃大餐?”“那你想吃什么?”“我也没吃过大餐,也不懂,要不找个小店随便吃一点,填饱肚子就行了。”“那怎么行?虽然你只当我一天的女朋友,我也不会让你吃亏。”“嗯,有道理,初吻都被你夺走了,你是应该补偿我,那我们找个甜品店吧。”“甜品店?”沈子骞扭头看着吴瑶瑶。“你不喜欢吗?如果不喜欢我们就不要去了。”“没有,我只是挺奇怪的。”“奇怪?这有什么奇怪的,你以为我会为了一点小伤讹你一大笔啊。”“这有什么未尝不可。”“真是有钱烧的,”“不是烧的,我只是见的太多了。”“哎,这可能就是穷人有穷人的委屈,富人有富人的身不由己吧。”“没想到,你这丫头片子也懂得挺多的。”“你才多大了,说我是丫头片子。”“我?30了,你可以当你长辈了。”“30岁了,不像啊,我以为你就25-26的样子。那我以后喊你大叔吧,你的名字太难听了。”“大叔?你真会起名字”吴瑶瑶冲他撅撅嘴。他们来到了甜品店。沈子骞把吴瑶瑶抱下车。“真不好意思,今天让你受累了如何治疗癫痫病。”“嗯,这句话我爱听。”“我们坐在那边角落靠窗的位置吧,我喜欢呆在角落里。”“好。”沈子骞把吴瑶瑶抱到了,角落靠窗的位置。服务员也跟着过来了:“你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员把点餐卡递给了沈子骞。沈子骞把单子推给了吴瑶瑶:“你看,你喜欢什么?就点什么,别客气。”吴瑶瑶拿起单子:“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再来一杯橙汁吧。”“好的”吴瑶瑶问沈子骞:“大叔,你喜欢吃什么?”“我来一杯咖啡就行了。”“就这么简单吗?”“嗯。”“好吧,再来一杯咖啡,就这些,谢谢。”吴瑶瑶把菜单递给服务员。“你是不是不喜欢吃甜的?”“不太喜欢,”“啊,你刚才怎么没说清楚啊,我以为。。。。。”吴瑶瑶站起来:“那我们走吧,不在这吃了。”沈子骞把吴瑶瑶摁在座位上,坐到她身边:“不用了,你只管你自己吃好就行,不用管我”“那怎么行,我会不好意思的”“没事,一会出去你再陪我吃点就行。”“好吧。”服务员端着餐点上来了。摆放好餐点:“请慢用。”“你挺喜欢吃甜的。”“嗯,原来不喜欢,现在喜欢了。”“还有什么缘故吗?”“也没什么,就是从书上看到:如果有不开心的事情的话,吃些甜点心情会好些,如果开心的时候,吃些甜点会让自己更开心。我就尝试了一下,很有效的,后来慢慢也喜欢上了。”“那你今天是以哪种心情来品尝这些甜点呢?”“说不清楚,五味杂陈吧,早上挺倒霉的遇见小偷,被车撞,不过还好你有借钱给我,我上学没迟到。上午在学校,班长告白,出去补照片又被你撞,你开车带我去补照片,给我买敷脚的药包,典礼上你让我出丑,又送我去医院,夺走了我的初吻,为了我一句玩笑话,你撇下公司的事情坐在这里请我吃饭,一切事情发生那么意外,可是感觉又是那么顺其自然,觉得很奇妙。这些事情,我从来没遇见过,没想到今天全部遇到了。很感谢你,没有抛弃我,感谢你,可以容忍我这么坏的脾气。真的谢谢你,不管今天遇见什么样的事情,不过最重要的是我现在很开心。”吴瑶瑶端起橙汁:“我们干一杯吧。”沈子骞端起了咖啡:“干杯。”“你忘了一件事。”“我忘了吗?还有吗?”“有,你找到了工作,而且还是一份很好上饶癫痫病要治疗多久的工作。”“对,可是我害怕你到时候又忘了,毕竟你是大企业的大老板,就算你说话不算话了,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我总不能每天跟着你吧。”吴瑶瑶拿起叉子�意磷诺�中的蛋糕。沈子骞从怀里掏出名片:“给你,这个名片你拿着,到时候就算我再忙,只要你打电话,或者发一个短信,我就想起来了。”吴瑶瑶接过名片:“真的吗?”“真的,我的名片不轻易给别人的。”“那谢谢了。”吴瑶瑶把叉子上的蛋糕移动沈子骞嘴边:“给你,吃一块吧,很甜的。”沈子骞张开了嘴。“甜把,我没骗你,刚才我尝过了。”吴瑶瑶捂着嘴愣住了。不好意思的拿张纸巾递给沈子骞:“不好意思啊,我忘了,刚才那口我尝过。你介意吗?”沈子骞看向吴瑶瑶。吴瑶瑶慌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没什么传染病,你要不相信,我们现在去医院吧。”沈子骞笑了。“你真逗,我不介意,就当接吻了。”“啊,你怎么还提这件事啊,忘了吧。”吴瑶瑶低下了头。“不给你开玩笑了,快点吃吧,我一会带你买衣服。”吴瑶瑶没在吭声,安静的吃完了餐桌上的食物。一顿饱餐,让她格外开心。摸摸自己的肚子:“啊,撑死我了。”“撑死你,你还吃呢,吃不完就剩下,干嘛全吃完。”“不吃饭,那多浪费呀,你也不帮我吃。”沈子骞叫来了服务员结了账。抱起了吴瑶瑶出了餐厅。“你感觉我重了吗?我刚才吃那么多。”“没有,还是一样轻,应该再多吃点。”“你在变相骂我是猪吗?”吴瑶瑶揪起沈子骞的耳朵。“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你敢说大小姐我是猪,我给你炒一盘耳丝。”加重手劲,沈子谦的耳朵红了起来。“痛,放手,再不放手,我可放手了,到时候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吴瑶瑶立刻松了手。沈子骞把吴瑶瑶放在了车上:“你等我一下,我有点事。”“哦。”沈子骞帮吴瑶瑶关上了车门,朝旁边的手机店走去。“先生,请问需要帮助吗?”“帮我拿一款女士用的手机。”“方便告诉女士的年龄和职业吗?”“大学刚毕业。”“好的,请稍等。”营业员拿了几款手机过来了。“这几款都是热卖的的而且不贵,特别适合刚毕业的大学生使用。不知您相中了哪款。”“哪款有粉红色的。”“这款有。”“给我拿一个吧。”“好肇庆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的,我给你开票,请您给我来这边。”交了钱,拿着手机就走了。“先生,慢走,欢迎下次光临。”沈子骞走到车边,打开了车门,看见吴瑶瑶表情极其难受:“怎么了你。”吴瑶瑶扭头红着脸:“我想去洗手间。”“刚才在甜品店你怎么不吭声。”“我一个女生怎么开口给你说呀,总不能让你抱我去吧。”“我抱你去。”沈子骞打开车门把吴瑶瑶抱起来。到了洗手间门口,“你在这把我放下我吧。”“你能行吗?”“这可是女洗手间诶,你总不能进去吧,让别人看见怎么办?”“那你等我一下,我给你找个服务员。”过了一小会,沈子骞带着一个服务员过来了。“你帮她一下。”沈子骞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递给了那个服务员。“好的。”吴瑶瑶看着几张小红鱼就这样到了那个服务员的兜里,忍不住有些心疼。服务员扶着吴瑶瑶去了洗手间,沈子骞就在外边等着。没一会就出来了。沈子骞抱起吴瑶瑶走了出去“我方便一下,你就给服务员那多么消费,太奢侈了吧。”“没事的,总比你出丑强吧”“哎呀,我这一天,就得花你多少钱,两把手也数不过来吧,太浪费了。”打开车门把吴瑶瑶放进去系好安全带:“不浪费,随便一个女人跟着我,花的钱比你花的多多少倍。”“好吧,你的钱,你说了算。”沈子骞坐上车,把座位上的手机拿给了吴瑶瑶:“给你的。”“给我的?为什么?”“你手机可能摔坏了,赔你一个。”“摔坏了,修修就好,也不用买新的。”“既然买了,你就用吧,你以后上班也会换手机的。”“这肯定很贵吧,等我上了班,发了工资会还你的。”“打开看看吧。”吴瑶瑶打开盒子:“粉红色的。”“喜欢吗?”“喜欢。”“那就行。”吴瑶瑶把旧手机的卡换在了新手机上。有些爱不释手:“来,照一张。”沈子骞扭头:“不错,挺上相的,帅哥一枚。”沈子骞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吴瑶瑶:“你把我的手机号存上吧,你以后有事的话,可以打给我。”“好。”吴瑶瑶把手机盒放在了后面的座位上。“我带你去买衣服。”他们来到了专卖店“专卖店的衣服很贵的,我们去商场多好啊,比这便宜一多半呢,太奢侈了。”“没事。”沈子骞把吴瑶瑶抱下车,去了店里。“你这样抱来抱去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啊,忻州羊羔疯手术治疗太麻烦你了。”沈子骞笑笑。“下午好,欢迎光临。”沈子骞选了几套裙子拿给营业员:“你去帮她换一下。”吴瑶瑶拿起衣服标签,看看价钱,眼睛瞪着老大,还没等她说话,营业员把她硬拉到了换衣间。一套接着一套,终于试完了。“我好累啊,没想到跟着你买件衣服也这么累。”“服务员,把这些衣服全包起来。”沈子骞把卡递给了营业员。“好的,先生。”吴瑶瑶拉着沈子骞小声说道:“买一件就行了,我穿的这件就挺好的,就这件最便宜了,你都没看到价钱,真是太贵了,我想都不敢想。”“剩下的你以后留着穿。”营业员羡慕极了吴瑶瑶:“美女啊,你男朋友对你真好。”吴瑶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嘟囔:“就一天,明天什么都不是了。”他们出了专卖店,“你刚才小声说的什么?”“没什么,我就在想我们有真么熟吗?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应该的。”“你还有想去的地方吗?”启动了车。“你不是中午没吃好吗?你再吃点吧。”“不用了,自己一个人吃饭,没胃口。”“啊,可是我已经很撑了。”“现在,我也没什么事了,要不你送我回家吧,我不能麻烦你陪我一天啊。”“回家?你讨厌和我在一起吗?”吴瑶瑶摆摆手:“不是的,总觉得你这样陪着我,影响到你的工作,你还得给我买这买那,我真的不好意思,每次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样啊,要不然你陪我回公司吧,先熟悉一下环境,以后工作起来也方便。”“不好吧,要是让别人看到了,我以后也别去你们那里上班了。”“我还是回家吧,可以看看电视什么的打发时间。”沈子骞看了看表:“才3点,这个点,你家有人吗?”“没有。”“那还是去我公司吧,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没什么不放心的,再说了今天的事归根结底也不怨你,你总不能就这样带这我吧,上车下车,你抱来抱去的挺累的。”“心疼我了。”“开玩笑,我是不好意思。”“可今天答应我当我一天的女朋友。”“对哦,那行吧,反正我已经在你车上了,也跑不了,你愿意给我拉哪里都行。”“这么放心,不怕我给你卖了。”“你舍得吗?”吴瑶瑶看向沈子骞。“舍不得。”“有你这句话足矣。”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griw.com  荨默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