荨默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驻留三十年的照片_散文网

来源:荨默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老赵的钱包里有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已经在那个钱包里躺了近三十年。照片上没有任何人,只有一栋房子,房子是几十年前的砖瓦房,一间平房,三间瓦房,而院墙上似乎爬满了青苔。照片上便是老赵的老家。老赵随着自三岁起就在外漂泊,然后一家就定居在了这个城市,这期间老赵回过一次老家,那年他的父亲去世了,他将父亲的骨灰洒在的土地。

他觉得父亲固执的不可思议,也十分不解为什么父亲最后的遗愿竟然是“入土归根”。他在后来的三十年间不断的思索,终于这几年他似乎有些明白了。老赵今年已经五十有九了,他离开了那个中的老家已经有五十五年了。他现在也想回老家看看。看看那记忆中的老家,记忆中的根。

“老赵,老赵,哎呀,你这翻箱倒柜的找什么呢?”老赵的妻子,一进家门,却是没有看到老赵像往常一样坐在阳台晒太阳,不由得叫了几句,没想到刚进里屋就看到老赵在翻箱倒柜的找什么。老赵没有回头,他双手继续扒拉,嘴里说着:“找我的那本户口本。”老赵的妻子有些惊讶,连忙问道:“都走了三十来年了,你找这个干什么?”

老赵没有说话,他看到柜子里整齐的码着父亲的遗物,他满脸欣慰的拿起户口本。“我想回老家一趟,我想看看老家父亲的坟。”“那你找什么户口本啊?”老赵的妻子接着问。老赵摇了摇头,说道:“人老了,我都三十年没回去过了,早就忘了是在哪个市哪个县哪个村了。”说着,老赵自顾自的翻开了户口本。户口本上写着户主:赵大明。籍贯:XX省XX市……然后是一片模糊,似乎是受了潮,正本户口本就这能看清楚这几个字了,就连公安局的大印也看不大清楚了。抗癫痫药物有哪些种类呢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唉!这回是白找了。”老赵嘟囔了一句。“咋了?”妻子在一旁问道。老赵将户口本递到妻子的手里说道:“看吧。”妻子随意的翻了翻,然后问道:“你在想起来回老家呢?”老赵摆了摆手,然后提起暖水瓶给自己倒了杯开水,然后才慢慢说道。

“那是五十年前了,那一年我随着父亲在这座城市里定居整整五年,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呢!我记得那一天天很热,父亲端着凉茶在院子里听收音机,收音机里说什么我记不大清楚了,但是似乎是与有关,反正我只记得父亲呆在那里很久都没有动一下。

“收音机里最后变成了噪声,把我吵得不行,我才从父亲手中夺过,关了去。我以为父亲睡着了,没想到他却一直睁着眼睛,我的动作似乎将他惊醒了。父亲瞅了瞅我,然后又端起了旁边的茶杯。他问我:‘有没有想家啊?’想家!说实在我当时根本就不知道父亲想说什么,我对老家的记忆一直只有三年,就是我刚出生的三年。老家里似乎破破烂烂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去。

“我说:‘爸,我以后就把这里当做家了,至于老家我是再也不想回去了。’父亲点了点头,良久没有说一句话,然后他突然回过头来对我说:‘,到了我这个年龄就会想家了。’我不以为然,但是却没有回话。

“再后来,父亲一个人走了,他留下了一张老照片,这张泛黄的照片就是父亲给我的。”说着老赵从钱包里掏出了那张泛黄的旧照。老赵接着说:“旧照片是父亲临终前给我的,他说我以后或许用得着。然后这一晃就是三十年了,我现在终于明白父亲的话了,所以我想回家看看,可惜没想到……”老赵的话到这里就结束了,他的声癫痫抽搐的早期症状音有些苦涩,也有些急迫,他苦涩现在才明白父亲的意思,急迫急迫着想再回故乡一回。

没想到,妻子会如此的支持老赵,不知道问什么或许是这几十年来的情吧。老赵有一儿一女,都已经成家立业了,老赵决定通知他们一声,然后就回老家去。三月初七,这天是老赵的生日,这天,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子和外孙女还有几个老赵的把兄弟都来了。毕竟是老赵的六十大寿,大家都没有马虎,看着一家子人都在忙忙呼呼的,老赵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出这件事。“姥爷姥爷,来吃苹果,我说多吃苹果对身体好,姥爷吃了以后肯定能长命百岁。”外孙女将苹果递到老赵的嘴边,老赵乐得嘴都合不拢了,他摸摸外孙女,然后轻轻点头,他似乎有些舍不得这些晚辈们。“爷爷,你喝水。”看着孙子递来的水杯,老赵颇感欣慰,他决定先不说了,他舍不得离开这些小家伙们。

“爸,吃饭了。”“老赵,开饭了。”听着女儿与兄弟的呼喊,老赵左手牵着外孙女右手牵着孙子乐呵呵的来到了饭桌前。全桌的人都坐好了,等着老赵开动。“大家都吃,大家都吃啊。”老赵的筷子一动,大家这才动起了筷子。饭吃到了一半,儿子端起了酒杯:“爸,我在这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老赵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酒杯与儿子的酒杯一碰,然后一饮而尽。这酒火辣辣的,老赵眯了眯眼,然后说了句:“好酒。”

“老赵,这酒当然是好酒,这可是我儿子从老家给我带来的,我都没舍得喝,今天便宜你了。”说话的是老赵的把兄弟之一老王,老赵轻轻地点了点头,再一次陷入了沉思。老王的话让老赵有些失落,都有老家,我怎么就没有呢?刚刚心中被两个小家伙压下的想法又窜了起来。大家看老赵有些不大对劲,都停下了筷子。“爸,怎么了。”女儿连武汉比较靠谱的癫痫治疗医院忙问道。“是啊,爸。”儿子赶忙要过来给老赵顺背。老赵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事。”

妻子知道老赵是下定决心了,说道:“听你爸讲。”

老赵看了一眼妻子,然后说道:“我想去一趟XX市。”“XX市,爸,这是呢啊,您去这干啥呢!”女儿问道。老赵不再言语,妻子知道老赵说不出口,于是就替老赵说道:“你爸去寻根。”听了这话,老王几个有些动容:“老赵,你要回老家。”

“我就是想我爹了,我想回去看看。”老赵说道。“可你不是不记得在哪了吗?”老王问道。老赵看了一眼老王,没好气的问道:“我不会问吗?”

“爸,我说您就别折腾了,这让你去这一个地不熟的地方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

“是啊,爸……”“爸……”

老赵挥了挥手:“我父亲临死前都没有回到那片土地,我不能跟我父亲一样。我要回去看看。你们都不要再劝了。”老赵话到这份上,儿女们也都不再劝了,他们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

老赵拿着这张照片来到了XX市,他凭借着三十年前的记忆赶路,只是三十年来XX市发展迅速,很多老房子都拆了,又造了不少高楼大厦,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老赵有些失落,他心理有些不好受,三十年来归家没想到就落了这么一个结局。“大爷,您这是……”路旁有好心人看到老赵满脸的失落问道。

“这是老家的房子,只是现在也不知道在哪了。”无限的可惜。

“那大爷你应该去电视台啊,通过电视台一播,或许就能找到。”

老赵眼睛一亮,他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谢谢你啊小兄弟,那个改天青少年癫痫患者发作的症状什么样我请你喝茶,我这就去电视台。”

电视台听说是位寻找老房子的老人,也有不少兴趣,给联系了档案局,并在当天的新闻中播报了。

老赵现在每天就守着电话,希望能够有好心的市民找到这个地方。

“叮铃铃,叮铃铃……”老赵听到手机的铃声连忙接了电话:“喂,啥,找着了,好我马上就去。我马上就到。”

终于在两天之后有人找到了这栋房子。是两位驴友,在一个废弃的村子,看到了这个房子。在电视台的帮助下,老赵搭上了前往老家的车子。车子在路上行驶,老赵这会又感到有些惴惴不安了,果真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啊。”老赵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经过半天的车程,终于到了驴友口中的废弃村子了。“这村子原先还住人呢,只是大多数的人都去了城市,留在村中的老人几年前也相继去世,这才造成了这个村子的荒废。”两个驴友说道,“原先我们俩还在这里歇过脚,没想到现在已经成了这样。”

老赵一边听着他们讲,一边慢慢走动,他知道这里,这里他三十年前来过一回,横拐竖绕,终于来到了照片上的地点。房子已经坍塌了两间,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唯一看得见的就是那老赵父亲的坟了。

老赵望着那坟,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半句话说不出来,最后只喊了一句:“爸……”

老赵去得快,回的早,在看过父亲后,老赵第二天就乘飞机回去了。三十年来他终于明白父亲为何要将自己入土归根了。老赵说,总不能一辈子客居他乡,那地方再好,再多,亲人再多,但是没有归属感,没有那种强烈的土地气息,土地带来的归属感。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griw.com  荨默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