荨默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案发水云间推理

来源:荨默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1

上午九点左右,W市刑警大队队长钟跃民正和刑警们探讨如何深入地了解案情,电话铃响了起来。电话是前进派出所打来的,他们报案说,水云间服装公司副总经理孟治死在了宿舍里。

钟跃民马上通知全体侦技人员,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案发现场。这是一排挨着公司围墙盖起来的简易平房。从东头第三间起向西,是公司里的仓库。死者的居所是东头的两间房子。房子虽然简陋僻静,里面装饰也算考究。一走进屋里,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烟酒味。外间的桌子上有一瓶见了底的优质大曲,看样子,他一下就喝掉了一瓶六十五度的烈酒。酒瓶旁边还有一只烟灰缸,里面堆着十几只过滤嘴烟头。烟灰缸的前面,摆着一只碗,一只高脚酒杯,四个菜盘子。盘子里还残留着几块烧鸡和花生米,酒杯里剩有小半杯酒。桌子上乱七八糟地堆着一堆碎鸡骨头。这说明死者当晚一个人在独自饮酒。里间里,死者脸上毫无血色,只穿着内衣躺在床上。法医小刘正在检查。从现场情况看,孟治似乎死于饮酒过度。

死者孟治,男,三十九岁,现任市直属企业水云间服装有限公司副总。其妻在邻市上班,两个孩子在上学。今天上午八点二十分左右,该公司经理郑栋找孟治商量工作,在办公室没有找到,就到他的宿舍,因叫不开门,便爬上窗户,结果发现孟治躺在床上,叫喊不应。他当即喊来一名工人破门而入,胡乱对死者进行了人工呼吸,并叫工人去喊救护车。当他发现孟治已死时,马上报了案。刑警们赶到时,现场已完全被破坏,以至于孟治死时是什么样子都看不出来了。到了现场,钟跃民不由好生疑惑:一个公司经理怎么连保护现场的起码知识都不懂?

<重庆正规癫痫病医院,看癫痫到这里p> 钟跃民在屋子里来回查看,突然发现桌子下面有一个过滤嘴烟头,便用镊子捡了起来,接着走进里间,眼光被床边角落处一片小麻麻点点的水迹吸引住了。这水迹既不像喷的水,也不像撒的尿,这是什么呢?钟跃民迷惑不解。

“钟队,你看。”李陈从死者的被窝里找出一只印花手帕。

钟跃民接过手帕仔细地端详,只见上面沾有口红的印记,又嗅了嗅,唔,上面还有香水味哩。肯定是女人的!这几天他爱人没来公司,这条女人的手帕怎么会到他的被窝里?这家伙肯定不是个老实人。那么,这手帕又是哪个女人的呢?会不会与他的死有关?钟跃民把手帕还给李陈,又检查起死者的写字台。在左边的抽屉里,放着他的医疗本,翻到写有字迹的一页,只见上记:

近来精神不安,严重失眠并伴有恶心呕吐的感觉。

轻度精神分裂。

处理:(1)奋乃静5MG静

脉注射一次。

(2)休息两天。

医生签字:刘超

今天是二十一日。那么说,昨天他还打过一针。轻度精神分裂打奋乃静,没有错。钟跃民把病例又扔到抽屉里。但钟跃民回转身来的时候,只见李陈从床腿旁边捡起了一粒纽扣,边看边对钟跃民说:“这是男装外套上的扣子,上面留的线是新扯断的,纽扣边还缺了一块。”

钟跃民用放大镜观察了一下:“嗯,有意思。”说完,又来到房子唯一的出口——大门,问正在检查的小韩:“发现什么没有?”

“门和窗都完好无损,没有撬凿的痕迹,也没有插河北有没有癫痫专科医院片顶锁的印记。房前屋后也没有发现可疑的迹象,只是刚才在死者的手臂上发现了一处指纹,我已经取下来了。”

这时,小刘同几个人把尸体抬出来了。小刘说:“可能死于饮酒过度。死亡时间大约在晚上十二点至凌晨一点之间。”

然而,钟跃民却觉得,这可能又是一件棘手的谋杀案!

2

中午,钟跃民走进会议室时,侦查技术人员已围坐在长桌两边。每个人的面前都放着一盒饭菜。会议室的墙上,放幻灯片的幕布已经拉开了。

“时间宝贵,边吃边谈吧。”钟跃民坐定后说道。

小刘放下筷子,一边放幻灯片一边说:“经解剖发现死者的胃里、肝脏里和血液里,酒精含量非常高,胃里虽有少量的安眠药,但不致人死亡;食物里也没有发现毒物反应。无疑,孟治是死于酒精中毒。从胃部解剖可以确定,死亡时间是在昨晚十一点至今晨三点之间。因为在死者的胃里,还有一些较完整的烧鸡肉和碎花生米。”

“那么说,孟治死于饮酒过度是确定无疑了?”钟跃民向小刘投去了不太信任的目光。

“至少在目前,我是这样认为的。”

“指纹验证的结果是这样的,”小韩拿出一张照片,“这个手指痕迹略成弧形。据推断,这是一个有异常生理特征的人,左手小指是弯的……”

“从纽扣的断痕来看,是旧纽扣,这种纽扣在一般的情况下,是很难折断成三分之二的。可以认为,纽扣的主人是在洗这件外套时,用搓衣板搓揉所致,否则是很难断裂的。至于那个印花手帕,毫无疑问,当然不是男驻马店儿童癫痫病医院呢人的,可也不是死者家属的。由于手帕上没有留下指纹之类的东西,所以无法确定它的主人是谁。”

另一个技术员站了起来:“经过对现场取回来的烟头鉴定:烟灰缸里的烟头是孟治的。只是仍在桌子下面的那只烟头有疑问,不仅烟的牌子不同,而且上面的指纹也不是孟治的。根据烟头的陈旧度判断,抽这只烟的时间应在案发当天上午至晚上。”

李陈接着汇报了在现场访问的情况。该公司经理郑栋说孟治是一个以公司为家的人,与爱人的关系很好,没有发现生活作风上的问题;公司保健医生刘超证明:二十日下午他确实给孟治开了一针奋乃静,是护士周娉娉注射的。门卫郑老头则提供了一个十分可疑的情况:昨晚十点多钟,他见到一个披着银灰色风衣戴着墨镜的小胡子走进公司,径直走到孟治的门前,在门前脱下风衣,敲门进去后,再没有见他出来。

“很好, 现在的问题是,电脑有没有查出弯曲小指的指纹和烟头上的指纹是什么人的?”钟跃民急切地问。

“检查过了,”小韩有些懊恼地说,“我们查了几遍也没有查到。电脑里没有该指纹的储存。”

从种种证据和可以迹象来看,孟治像是死于他杀,但他杀的证据又不足。

从饮酒过度这一角度来看,证据是充分的。第一,有现场的空酒瓶为证;第二,有法医解剖报告证实;第三,在死者身上,并没有发现一点他杀的痕迹。从死于他杀这一角度上来看,证据和疑问也是极为明显的。第一,死者生前患有阵发性心动过速,他不是一个酒鬼,一下子喝掉了一斤烈性酒令人费解;第二,从病历记载看,他以前从未患过这种病,怎么近日湖南到哪治疗癫痫病突然间患上了?是何原因?而且在打过针的当天晚上喝了那么多的酒、并于当天夜里死去,这本身不就是一个疑问吗?第三,外头的烟头、弯曲指纹、女人手帕、墙上的水迹、披风衣的小胡子……这些与饮酒过度致死有矛盾。有趣的是,死于饮酒过度同死于他杀这两者之间的证据和疑点正好相反。前者否定了后者,而后者又否定了前者。结果是一个也否定不了,这是为什么呢?

“孟治之死,可能是他杀!”钟跃民想到这儿,转身向大家说道。

“我也有这样的想法。”李陈接上话茬儿,“而且我认为,此案的性质可以作这样的分析:谋财的可能性可以排除。因为死者是一个人在公司,住处不会有多少钱和值钱的东西,现场上也没有发现抢劫或偷盗的痕迹。所以,很可能是情杀或仇杀。因为,死者生前独身一人住公司,很难说没有男女之间关系;死者生前干了四年保卫和人事工作,不会没有仇人或没有得罪过一个人……”

“这些分析当然有道理,”小刘打断了他的话,“可是,杀人的方法呢?现场没有找到一点痕迹,而这正是认定他杀的关键……”

“还有,”另一名侦查员站了起来,“如果是他杀,那凶手是一个人吗?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难道是那个小胡子?”

“这不难解释。”小刘打断了他的话,“如果是他杀,凶手是不是那个小胡子还难说,但可以肯定的是,凶手肯定是与死者熟悉或是认识,因为门窗没有损坏,从现场获取的证据看,一种可能性是几个人一起作案,一种可能性是一个人作案,现场是伪造的。可是,杀人的方法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griw.com  荨默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