荨默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走过枯萎的阳光作文1000字

来源:荨默文学网   时间: 2019-11-08

还想要再抱抱你,要紧紧的。——题记

盘腿坐在落地窗前,靠着墙,身旁是很高很大的落地窗,外面很安静,只有暖暖的阳光隐约地渗进来,悄悄洒在身上。

这里是南方,一个古朴沉郁的城市。

暗淡陈旧的砖墙,透出一丝丝荒凉,一点点慵懒。阳台上的白色茉莉,小小柔软的花朵,在暮色中有了褐色的枯萎痕迹,就好像时光在心底留下的纹路,黯然的。

突然,我想起了她,那个身影是那么熟悉,那么清晰,她午后长长的头发,还有她望着我时淡漠的神情。

时光之前,她是如南方一般的女子,温柔静谧,明媚清亮,而时光之后,她变了,变得不可捉摸,孤单。但在我的世界里,总会有她的一座城,一座百花蔓绕永不逝去的古城。

我静静地坐着。闭上眼睛想要想明白些什么,现在的我才二十一岁啊。终于,我的手指轻轻地触及到我的眼眶,那里湿而冰凉。

她的旧照片被摊开在地上,那么多那么多。照片上的人有长长的直发和刘海,有一双会笑的眼睛和年轻的面容。上大学的她是个大姑娘,爱拍照爱笑也爱闹,在人群中唯有她是最温和的,也只有她是看上去最美最快乐最自然的。年轻的她穿着漂亮的衣服,带大框眼镜,性格张扬,有很多朋友,很多事要做。

可是这些照片太刺眼,寥寥的,像我印在玻璃窗上的脸。有些事情在劫难逃,真的已经够了,受够了。

天空真蓝,她说,像一片天鹅绒。那时的她快乐,幸福,充满诗意。整个夏天,她总会穿着牛仔裤和白色麻编凉鞋,她会去试一条不适合她的丝绸裙子,把它裹在身上转来转去,问我好不好看。

可是突然有一天,我们从漫天飞雪的北方,像候鸟迁徙一样,选择了南方。

刚下飞机的那一刻,雨在滴滴答答地落着,敲打在行李箱上,她的脸一直僵硬,她说,这是一种解脱。

她告诉我,我是个不需要幸福的人。要幸福就要付出,可是一旦付出,就罪孽深重。

小时候的我是个沉默的孩子,一个沉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好默无语的孩子会带来恐惧。我喜欢花朵,喜欢把它们的花瓣一片片撕扯下来,留下指甲的掐痕,把它们揉成汁水,我不会明白为什么它们没有血液,它们又是否会有陡然的疼痛。她说我很像她,我适合在她身边,陪她孤独。

跟着她走在灯火阑珊的南方街头,她的手指很长,手心上没有任何多余的纹路,上面写着一些夭折和意外。那样孤独的一个人,雪白的牙齿,悲凉的面容,眼睛幽蓝。

南方的夜悄无声息,她叨着烟,用涂着腥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弹掉一截烟灰,火焰照亮她脸上漆黑的眉色和睫毛,一闪而过。

她用黯淡的眼神看着我,把我当成同龄人。她说,很多事情不需要预测,预测会带来犹豫,心里会恐惧。是的,当初的她是就是喜欢预测,然后犹豫。她爱的那个男人还是离开了她,留下了罪孽深重的我,她会恨我。她掀开她的大衣紧紧地包裹住自己的头,她在发抖。那时的我已经长大很多,于是我挪过去搂住了她的肩头,瘦弱的她,骨头硌得我生疼,她一声不吭地维持着这个姿势,然后发出动物般痛苦的呜咽。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地上的泥土湿了一片,那么多的泪滴答着,像是我们刚来南方的那场雨,也是那么多,也在滴答着,都在滴答着。

也许是我跟他认识的地点和时间不对,她孤单地抬头,眼前这个南方小城,在眼前模糊起来,它好像在说:“生活是无法选择的。”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人。

我每天都会去一个名叫樱桃的小酒吧调酒,她画着浓浓的眼影,血红的唇,披着摇曳及腰的长卷发,跟在我的身后。她会一言不发地看着我调酒,再一杯又杯地将酒一口饮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工资只能艰难地维持着两个人的生活,有的时候甚至连吃碗泡面都成了一种奢侈。可是,她会很开心,醉酒后的她会大声地笑,会忘记那个曾经伤害过她的他,会抱着我,婴儿般沉沉睡去。

她很喜欢长裙,丝质的,珠片的,条纹的,碎花的,斑点的,不同国风的……她把所有的长裙都挂起来,衣柜里挂不下的就用一根绳子晾在客厅里,小小的出租房抬头低头全是郑州治疗癫痫哪里好五颜六色的长裙在飘飞。在无聊时,她会一条又一条地试穿它们。她是美丽的女子,可是在她最美的时候,她爱的男人不在她身边。那个男人是什么样的,她没有告诉过我,可是我知道,他曾经喜欢她穿长裙的样子。他给过她无法遗忘的记忆,除了允诺。

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日子过得平淡如水。慢慢地,她变了。她告诉我:要学会坚强,至少我还有你。这句话轻轻地,却深入我心,她给我一个生疏的笑,还是那么美。她努力变得坚强,掩盖掉所有的痛,可还是会不时地发呆,抽烟,一个人在角落里落寞。我知道,她在努力,在挣扎着要冲出痛苦,她不会是一个好母亲,但这就够了。

我努力地寻找工作,一份工作这太少。可是我不似那些南方的女子,她们笑起来总是清亮的,明眸皓齿的样子,而我天生习惯沉默。碰壁很多,可我从未放弃,我知道家里还有个她,她伤痕累累,她强装笑颜,她需要我。没错,这确实又是她告诉我的:不要放弃。她也爱我。

本以为这真的是一种解脱,本以为南方是疗伤的静谧之所,日子以后都会这样平静地过,本以为世界很大,无缘人之间再也不会擦肩而过。可直到那一天。

灰蒙蒙的天空,刚下过一场细雨,整座南方小城被朦胧的雾环绕,一切都被覆盖着。她跟我走在街上,撑着伞,她学会了温柔地笑。突然,她停了下来,撑着伞摇摆着砸到了水泥地上,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置信的表情在脸上僵滞住了。我急忙上前扶住她,像是突然就失去了支撑,她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倒在我身上,她抬起手。惊恐地指着前方的一个男人,是他!你看见了吗!是他!我抬头,见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正从一家公司大门走出,被一群人簇拥着,钻入了一辆豪华轿车。原来他是这样光芒四射,魅力十足的人。难怪他会让她念念不忘。难怪他留下的伤痛会让她久久无法痊愈。

突然发现,一个女人的苍老是从她失去期待以后发生的,曾经想象过的一切在发生的同时开始失去。

就在一瞬间,一切都变得了不一样了。风吹散她的长发,她发出恐惧的叫声,她的眼泪飘落在大风中。压抑了那么久,终于婴儿癫痫病如何治疗不可扼制地爆发了。

她哭叫着冲向正在启动的汽车,一路追着,哭喊着,最后颓然摔倒在地。我跑过去,双手用力捂住她的眼睛。她昏了过去,像是一个累极了的孩子睡着了一般,仿佛一切那么平静。

这是第二次我见到她哭,她是真的累了。

可是不久,她疯了。她发狂的那个夜晚,下着大雨,她把我赶出房子,大雨倾盆而下,我捂着脸,泪和着雨从指缝间流出,心真的好痛。

我花了很长时间来调整情绪,差点把自己也变成她那种无助的样子。每次见到她都会有不一样的情形,有时她会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穿着她最喜欢的长裙,有时她会一根一根地抽烟,头发几天都不洗,杂乱枯萎,眼珠深深地陷入眼眶,幽蓝的眼睛黯淡无神,还有的时候她会令我恐惧。那一次我推门进屋,看到了躺在白色瓷砖地上的她,用烟头把一条灰绿绿色剌绣飞纱长裙烫得满是小孔,她显得那么平静,重复着机械的动作,不哭不笑不说话。突然地,她抬头盯着我,眼神如一根细针,扎过我的眼里,刺进我的心里,让我颤栗。

沉默,沉默。

我多么想结束这样的生活,可是我不能,她需要我,现在我是她唯一的亲人,朋友,她不会伤害我,她教会了我很多。虽然很痛,但是我爱她,她爱我。

几乎每天都是在噩梦中度过,想起以前开心快乐的她,揪心的感受有谁会懂。有的时候一出神就是几个小时,会担心她一个人在家会沦陷成什么样子,我一点也不想遗忘她,她像一个朋友一样对我暴露出她所有的孤独与绝望。她曾经想要坚强,想要逃脱,想要重新快乐起来,可是宿命让她失去支撑,她就像一朵花,被时间的手指掐出印痕,揉成汁水,抽空了灵魂,再不可思议地衰老,迷失,枯萎。

那一天,她打电话给我,我按下接听键后什么也听不到,话筒的另一边是可怕的宁静。我紧张地握紧了话筒,恐惧一阵又一阵地袭来,我冲出了工作间,人群涌入电梯门口,我的腰被一个扛箱子的搬运工狠狠地撞了一下,剧痛一下子炸开,我开始歇斯底里的尖叫,让开!让开!一路上狂奔,我一点都哭不出来,眼合肥好的癫痫医院睛被风吹得干涩,脑海中无数画面飞速闪过。我跑上楼梯,钥匙插了几次才插入锁眼中,猛地扭开门,冲入房间。

又是这样惨白的白色瓷砖,她穿着一身火红的长裙,她最喜爱的那一条,上半身已经被鲜血浸透,黑色的,可怕的,她的手腕支离破碎,仿佛一堆棉絮,发丝如章鱼一般散开在地,满地的长裙,她死了。

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不明白太多,又明白了太多,一瞬间,我竟静下来。

我跪在地上,弯腰托起她的身体,一颗晶莹的泪水落在我的手背上,从她的眼角滑下。这是第三次。

我把头紧贴她冰凉的脸颊,她还年轻,可是皱纹怎么那么多,怎么就像是一片枯叶,到处都是枯萎的痕迹。心碎的声音扩大开来,清楚地打到墙壁上又来回碰撞。我的眼泪无声地流,也像曾经的她一样,抑制着,发出动物般痛苦的呜咽。

从那以后,生活彻底宁静了,宁静得不像样,让人疲惫。

我还是那么沉默,一个人生活,一个承受,我不自暴自弃,我还要成长,还要替她坚强。

我在抽屉里翻出了她上锁的日记本,里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最后一页,我把它撕下来,装在相册里。上面说:

你不是我的孩子,你是敌人;我不是你的母亲,我是罪人,可是,我好爱你。

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在她心里这么清晰,这么无法割舍,她是个疯子,却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她所做的,和她的对待。

今年我21岁,18岁时她离开我,三年的时光,那些故事都过去了,它们会活在旧时光里,枯萎、凋谢。她与时光教会我这么多,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痛,所以才有我的成长。

谢谢她,我还会深深怀念她,因为我也那么爱她。

若再次想起你,只能拥抱着空气,假装那就是你,不曾远离。——后记。

本文地址:http://www.xiaoxue123.com/a/7313.html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griw.com  荨默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